陈佩斯,一家三代都活成了娱乐圈里的一股清流!

一个普通的号2018-06-21 20:00:23
1/12

陈佩斯,出生于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国家喜剧演员。1984年,在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上,他与搭档朱时茂表演小品《吃面条》,被观众所识。此后多次在春节晚会出演小品,包括《主角与配角》、《警察与小偷》、《羊肉串》等脍炙人口的作品。

2014年接受《易见》栏目专访, 陈佩斯跟主持人曾经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你获过国家级的奖吗? ——没有。 ——无论小品,或者喜剧、话剧? ——都没有。我是一个非常干净的人。 仿佛很多年没有露面的陈佩斯, 虽然仍然是记忆里那个 嬉笑怒骂的小人物面孔, 但过了这么久, 世间已经沧海桑田, 我们才看清楚, 原来, 那个穿上八路军的衣服 也是配角的小品演员, 才是真正最干净的人。

上个世纪的80年代, 文艺作品都飘着 浓浓红色味道, 这时候, 陈佩斯活灵活现的“小人物”演绎横空出世, 他的小品造就了一种打破常规的喜剧特色。 他是小品《吃面》里为了一个镜头吃了一桶面条的小演员。

他是喊着“队长,别开枪,是我!”的配角, 即使穿着八路军的衣服也是“汉奸气质”。

“小偷公司”里歪鼻斜眼的经典人物“陈小二”。

标志性的光头, 闪着贼光的小眼睛, 陈佩斯天生自带喜感, 只要有他在, 就会让观众爆笑。 那时候的陈佩斯几乎成了“春晚”的台柱子, 可是,这个时代并没有持续太久。

1988年,陈佩斯和央视发生了第一次冲突。 为了喜剧效果, 他强烈要求小品《狗娃与黑妞》 用单机拍摄, 借鉴电影蒙太奇手法。 但对此,春晚导演只是对他大手一挥: “一边玩去,你算老几!”在《警察与小偷》彩排时, 陈佩斯再次提出自己的拍摄想法, 春晚导演非但没同意, 还把前面一段十分重要的过场戏剪掉了。终于在1998年, 冲突在沉默中爆发了。 因排练小品时再次被导演拒绝, 陈佩斯怒目圆睁“这届春晚,我不上了!”

别看陈佩斯在舞台上总是 扮演吊儿郎当的角色, 但现实生活中的他是个十分严谨严肃的人。 对于自己的作品, 他从来不凑合、不将就, 不做到十全十美决不罢休。 面对这种强权, 陈佩斯没有妥协, 他刚硬地选择了鸡蛋碰石头, 一甩袖,不干了! 故事并没有结束。 1999年, 因为没有经过他的同意擅自 将他和朱时茂的小品出了VCD光盘出售, 他跟央视打了一场全国皆知的维权官司。

经过唇枪舌战, 法院判决下来, 央视输了, 赔偿、道歉,也丢尽了脸面。 可叹的是, 陈佩斯赢了官司也丢了饭碗。 官司结束后,央视全面封杀陈佩斯, 各大演出单位和地方台也纷纷响应。本来跟很多其他演员一样,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能过去的事, 陈佩斯偏不, 他的认真早就已经到了较真的程度, 跟谁也绝不服软。 这一点,跟他的父亲很像。他们一看就是爷俩, 不但长相复制粘贴, 性格也一样是复制粘贴。

陈佩斯的父亲陈强最有名的 “黄世仁”和“南霸天”, 一个因为演坏人太逼真 差点被观众用枪毙了的老戏骨。 陈强是1930年代的老革命, 从骨子里透着硬朗和体面。 动荡的年代过去之后, 陈强的决定让人大跌眼镜, 他要开始做喜剧。 在那时候, 喜剧是戏剧的下三流, 作为红色电影出身的演员, 不正经拍正剧, 却嘻嘻哈哈拍喜剧, 当时很多人都以为陈强疯了。他说中国老百姓太苦了, 他想把快乐的权利还给老百姓。

在艺术上,父子二人高度一致, 他们痛恨当时流行的伤痕文学, 你觉得在那待了几年苦不堪言, 那么生活在那里的老百姓年复一年, 辈辈都是这样生活的人, 又当何论? 所以,这对父子就这么瞅准了方向, 风风雨雨地走下来了。离开央视的20年, 不断有人问, 当初离开春晚后不后悔? 回忆起此类的问题时, 陈佩斯脸上都是轻蔑, “即使没有版权那档子事儿, 我照样会离开的。 离开不是因为版权, 离开是因为那东西已经桎梏住我了。”

其实只有陈佩斯自己知道, 离开了央视的他 经历了怎样一段艰难的时光。 当时正逢上小学一年级的女儿交学费, 280块钱 陈佩斯掏遍口袋, 只找到147块。 他曾是这个国家最火的喜剧演员, 而今却连孩子的学费都凑不齐, 这是多么大的落差! 那些辗转反侧的夜里, 也许他品尝到的只有绝望。

亏,这个时候, 妻子伸手拉了他一把。 他们携手住进了荒山里, 隐姓埋名,开始种果树养活自己。 有媒体报道说, 从没有服过输的陈佩斯, 那时站空无一人的山头上, 忍不住泪流满面。 他们自己搭房子, 每天捡树枝枯叶生火, 吃大锅饭, 对邻里邻居一直客客气气, 一直宣称自己是下岗职工。某天,一个邻居说: “你跟演小品的陈佩斯很像, 如果进城去演小品, 没准真能吓住本人!”

顶着风吹日晒, 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干了两年农活, 陈佩斯终于攒下30万。 养精蓄锐了这么久, 陈佩斯手里捧着这30万, 内心又开始蠢蠢欲动。 可是,30万! 在这个连“小合同”都得1000万起的年代。大市场已经不是陈佩斯的年代了, 于是,他把目光瞄准了话剧。 出山之后, 他开着那辆破吉普车, 满北京打转找投资方。 在碰了无数钉子后, 陈佩斯决心,自己投资自己。 他把手里剩下的钱全部砸进去, 制作出一部话剧《托儿》。 

上天始终没有辜负他, 《托儿》首场上座率达到95%, 随后开启了全国巡演。 第一轮全国巡演, 《托儿》票房累计4000多万, 成为当年最卖座的话剧之一。 隗芾曾评价: “《托儿》这次把平面的喜剧给推向立体了…… 如同卓别林的喜剧, 无论有没有语言, 翻译不翻译, 全世界都能看懂。” 尽管打开了市场, 但是话剧这一艺术形式毕竟不是大众, 话剧的巡演有多苦, 不亲身经历根本想象不到。

朱时茂有时候忍不住 想把陈佩斯往红尘里拽拽, “你陈佩斯很有责任感, 要给这些人讲课, 得做很多的事情, 但是毕竟不是你一个人在做喜剧, 而且你已经过了六张儿了, 从年龄和精力是往下走了, 不要给自己招揽那么多的压力, 你一定要放松自己,是吧, 打打球,晚上喝点小酒, 毕竟你不年轻了。” 说的时候,陈佩斯跟着点头, 但朱时茂觉得, 大部分时候,对牛弹琴。 最近几年,陈佩斯的性格愈发走向清寂, 社交越来越少。

很多人都觉得, 再次复出的陈佩斯, 是不是收敛了火气, 辞去了辛辣, 变成了一个圆滑世故的老人。 事实证明,不存在的! 不管过去了多少年, 陈佩斯始终都是那个学不会阿谀, 容不得半点虚假的“手艺人”。 在《中国好声音》热播时, 他毫不留情地讽刺导师们演技精湛, 不带脏字地骂人,句句扎心。 现在的陈佩斯发须花白, 岁月在他身上留下了太多的痕迹, 随着年纪的增大, 他体力也跟不上了, 演出中途需要多次喝盐水。

陈佩斯给儿子起名叫陈大愚, 取自“大智若愚”。 90后的陈大愚与爷爷和爸爸的面貌一脉相承, 脾气性格也像了八九成。 18岁时陈大愚独自去国外留学, 回国后一直跟着父亲从事话剧表演。 陈佩斯对儿子独立做人的生存能力教育格外重视, 比如不能对外说是谁的儿子; 放学后一定要留时间去玩, 回到家不许写作业; 长大了要自力更生, 18岁就要离开家到社会上去闯去努力。陈大愚还是跟父亲提出想回来学戏剧, 走喜剧表演这条路。

在表演上, 陈佩斯对陈大愚的要求也可谓“疯狂”。 陈大愚曾吐槽说, 有一次爸爸教他拍桌子: “我拍得不好看, 他就让我连续不停地拍呀拍, 最后手都拍紫了。” 如今陈大愚已陆续出演了 《阳台》《托儿》《老宅》等舞台喜剧。 2015年更是改编和导演了话剧《闹洞房》。 对于儿子的表现, 陈佩斯很少当面夸奖, 但在背后会竖大拇指: “他肯定会超越我的, 他们的心性比我们自由。”

陈佩斯的一生是戏剧性的 在经历了封杀、负债、被逼种树维生 一系列风波之后, 现在的陈佩斯守着山里的小院, 有一种农民式的快乐, 门口种一排绣球, 开得团团簇簇, 陈佩斯计划再修个小花坛, 天热了可以在旁边一坐, 想想都觉得美。 对于事业, 陈佩斯说借《戏台》中侯班主之口说, “下辈子再也不吃这碗开口饭!”“你们都是我祖宗!” “给钱,给多少钱也没有用!

江山都是人家的了, 不得说让演什么就演什么呀?” “他呀,就是一外行! 他还不是一般的外行! 他是血外行!” 一个人乃至一种文明的渺小悲哀, 借着舞台上的嬉笑怒骂, 笑中带泪地洒落出来。陈佩斯的人生故事里, 充斥着许多让人啼笑皆非的误会。 人们为他的离开惋惜了20年, 对他自己来说, 他只是想走进风中, 追求他想追求的、 绝不能失去的自由。

一家三代人, 都有闲云野鹤的向往, 除去名利,生活里有太多值得追求的事。 就像陈佩斯用他独创的字体 把郑板桥的《沁园春·恨》写到墙上, 里面有这样的句子, “毁尽文章抹尽名”, “不许长吁一两声?”

退出全屏 暂停 播放
1/12

陈佩斯,一家三代都活成了娱乐圈里的一股清流!

陈佩斯,出生于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国家喜剧演员。1984年,在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上,他与搭档朱时茂表演小品《吃面条》,被观众所识。此后多次在春节晚会出演小品,包括《主角与配角》、《警察与小偷》、《羊肉串》等脍炙人口的作品。

2014年接受《易见》栏目专访, 陈佩斯跟主持人曾经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你获过国家级的奖吗? ——没有。 ——无论小品,或者喜剧、话剧? ——都没有。我是一个非常干净的人。 仿佛很多年没有露面的陈佩斯, 虽然仍然是记忆里那个 嬉笑怒骂的小人物面孔, 但过了这么久, 世间已经沧海桑田, 我们才看清楚, 原来, 那个穿上八路军的衣服 也是配角的小品演员, 才是真正最干净的人。

上个世纪的80年代, 文艺作品都飘着 浓浓红色味道, 这时候, 陈佩斯活灵活现的“小人物”演绎横空出世, 他的小品造就了一种打破常规的喜剧特色。 他是小品《吃面》里为了一个镜头吃了一桶面条的小演员。

他是喊着“队长,别开枪,是我!”的配角, 即使穿着八路军的衣服也是“汉奸气质”。

“小偷公司”里歪鼻斜眼的经典人物“陈小二”。

标志性的光头, 闪着贼光的小眼睛, 陈佩斯天生自带喜感, 只要有他在, 就会让观众爆笑。 那时候的陈佩斯几乎成了“春晚”的台柱子, 可是,这个时代并没有持续太久。

1988年,陈佩斯和央视发生了第一次冲突。 为了喜剧效果, 他强烈要求小品《狗娃与黑妞》 用单机拍摄, 借鉴电影蒙太奇手法。 但对此,春晚导演只是对他大手一挥: “一边玩去,你算老几!”在《警察与小偷》彩排时, 陈佩斯再次提出自己的拍摄想法, 春晚导演非但没同意, 还把前面一段十分重要的过场戏剪掉了。终于在1998年, 冲突在沉默中爆发了。 因排练小品时再次被导演拒绝, 陈佩斯怒目圆睁“这届春晚,我不上了!”

别看陈佩斯在舞台上总是 扮演吊儿郎当的角色, 但现实生活中的他是个十分严谨严肃的人。 对于自己的作品, 他从来不凑合、不将就, 不做到十全十美决不罢休。 面对这种强权, 陈佩斯没有妥协, 他刚硬地选择了鸡蛋碰石头, 一甩袖,不干了! 故事并没有结束。 1999年, 因为没有经过他的同意擅自 将他和朱时茂的小品出了VCD光盘出售, 他跟央视打了一场全国皆知的维权官司。

经过唇枪舌战, 法院判决下来, 央视输了, 赔偿、道歉,也丢尽了脸面。 可叹的是, 陈佩斯赢了官司也丢了饭碗。 官司结束后,央视全面封杀陈佩斯, 各大演出单位和地方台也纷纷响应。本来跟很多其他演员一样,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能过去的事, 陈佩斯偏不, 他的认真早就已经到了较真的程度, 跟谁也绝不服软。 这一点,跟他的父亲很像。他们一看就是爷俩, 不但长相复制粘贴, 性格也一样是复制粘贴。

陈佩斯的父亲陈强最有名的 “黄世仁”和“南霸天”, 一个因为演坏人太逼真 差点被观众用枪毙了的老戏骨。 陈强是1930年代的老革命, 从骨子里透着硬朗和体面。 动荡的年代过去之后, 陈强的决定让人大跌眼镜, 他要开始做喜剧。 在那时候, 喜剧是戏剧的下三流, 作为红色电影出身的演员, 不正经拍正剧, 却嘻嘻哈哈拍喜剧, 当时很多人都以为陈强疯了。他说中国老百姓太苦了, 他想把快乐的权利还给老百姓。

在艺术上,父子二人高度一致, 他们痛恨当时流行的伤痕文学, 你觉得在那待了几年苦不堪言, 那么生活在那里的老百姓年复一年, 辈辈都是这样生活的人, 又当何论? 所以,这对父子就这么瞅准了方向, 风风雨雨地走下来了。离开央视的20年, 不断有人问, 当初离开春晚后不后悔? 回忆起此类的问题时, 陈佩斯脸上都是轻蔑, “即使没有版权那档子事儿, 我照样会离开的。 离开不是因为版权, 离开是因为那东西已经桎梏住我了。”

其实只有陈佩斯自己知道, 离开了央视的他 经历了怎样一段艰难的时光。 当时正逢上小学一年级的女儿交学费, 280块钱 陈佩斯掏遍口袋, 只找到147块。 他曾是这个国家最火的喜剧演员, 而今却连孩子的学费都凑不齐, 这是多么大的落差! 那些辗转反侧的夜里, 也许他品尝到的只有绝望。

亏,这个时候, 妻子伸手拉了他一把。 他们携手住进了荒山里, 隐姓埋名,开始种果树养活自己。 有媒体报道说, 从没有服过输的陈佩斯, 那时站空无一人的山头上, 忍不住泪流满面。 他们自己搭房子, 每天捡树枝枯叶生火, 吃大锅饭, 对邻里邻居一直客客气气, 一直宣称自己是下岗职工。某天,一个邻居说: “你跟演小品的陈佩斯很像, 如果进城去演小品, 没准真能吓住本人!”

顶着风吹日晒, 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干了两年农活, 陈佩斯终于攒下30万。 养精蓄锐了这么久, 陈佩斯手里捧着这30万, 内心又开始蠢蠢欲动。 可是,30万! 在这个连“小合同”都得1000万起的年代。大市场已经不是陈佩斯的年代了, 于是,他把目光瞄准了话剧。 出山之后, 他开着那辆破吉普车, 满北京打转找投资方。 在碰了无数钉子后, 陈佩斯决心,自己投资自己。 他把手里剩下的钱全部砸进去, 制作出一部话剧《托儿》。 

上天始终没有辜负他, 《托儿》首场上座率达到95%, 随后开启了全国巡演。 第一轮全国巡演, 《托儿》票房累计4000多万, 成为当年最卖座的话剧之一。 隗芾曾评价: “《托儿》这次把平面的喜剧给推向立体了…… 如同卓别林的喜剧, 无论有没有语言, 翻译不翻译, 全世界都能看懂。” 尽管打开了市场, 但是话剧这一艺术形式毕竟不是大众, 话剧的巡演有多苦, 不亲身经历根本想象不到。

朱时茂有时候忍不住 想把陈佩斯往红尘里拽拽, “你陈佩斯很有责任感, 要给这些人讲课, 得做很多的事情, 但是毕竟不是你一个人在做喜剧, 而且你已经过了六张儿了, 从年龄和精力是往下走了, 不要给自己招揽那么多的压力, 你一定要放松自己,是吧, 打打球,晚上喝点小酒, 毕竟你不年轻了。” 说的时候,陈佩斯跟着点头, 但朱时茂觉得, 大部分时候,对牛弹琴。 最近几年,陈佩斯的性格愈发走向清寂, 社交越来越少。

很多人都觉得, 再次复出的陈佩斯, 是不是收敛了火气, 辞去了辛辣, 变成了一个圆滑世故的老人。 事实证明,不存在的! 不管过去了多少年, 陈佩斯始终都是那个学不会阿谀, 容不得半点虚假的“手艺人”。 在《中国好声音》热播时, 他毫不留情地讽刺导师们演技精湛, 不带脏字地骂人,句句扎心。 现在的陈佩斯发须花白, 岁月在他身上留下了太多的痕迹, 随着年纪的增大, 他体力也跟不上了, 演出中途需要多次喝盐水。

陈佩斯给儿子起名叫陈大愚, 取自“大智若愚”。 90后的陈大愚与爷爷和爸爸的面貌一脉相承, 脾气性格也像了八九成。 18岁时陈大愚独自去国外留学, 回国后一直跟着父亲从事话剧表演。 陈佩斯对儿子独立做人的生存能力教育格外重视, 比如不能对外说是谁的儿子; 放学后一定要留时间去玩, 回到家不许写作业; 长大了要自力更生, 18岁就要离开家到社会上去闯去努力。陈大愚还是跟父亲提出想回来学戏剧, 走喜剧表演这条路。

在表演上, 陈佩斯对陈大愚的要求也可谓“疯狂”。 陈大愚曾吐槽说, 有一次爸爸教他拍桌子: “我拍得不好看, 他就让我连续不停地拍呀拍, 最后手都拍紫了。” 如今陈大愚已陆续出演了 《阳台》《托儿》《老宅》等舞台喜剧。 2015年更是改编和导演了话剧《闹洞房》。 对于儿子的表现, 陈佩斯很少当面夸奖, 但在背后会竖大拇指: “他肯定会超越我的, 他们的心性比我们自由。”

陈佩斯的一生是戏剧性的 在经历了封杀、负债、被逼种树维生 一系列风波之后, 现在的陈佩斯守着山里的小院, 有一种农民式的快乐, 门口种一排绣球, 开得团团簇簇, 陈佩斯计划再修个小花坛, 天热了可以在旁边一坐, 想想都觉得美。 对于事业, 陈佩斯说借《戏台》中侯班主之口说, “下辈子再也不吃这碗开口饭!”“你们都是我祖宗!” “给钱,给多少钱也没有用!

江山都是人家的了, 不得说让演什么就演什么呀?” “他呀,就是一外行! 他还不是一般的外行! 他是血外行!” 一个人乃至一种文明的渺小悲哀, 借着舞台上的嬉笑怒骂, 笑中带泪地洒落出来。陈佩斯的人生故事里, 充斥着许多让人啼笑皆非的误会。 人们为他的离开惋惜了20年, 对他自己来说, 他只是想走进风中, 追求他想追求的、 绝不能失去的自由。

一家三代人, 都有闲云野鹤的向往, 除去名利,生活里有太多值得追求的事。 就像陈佩斯用他独创的字体 把郑板桥的《沁园春·恨》写到墙上, 里面有这样的句子, “毁尽文章抹尽名”, “不许长吁一两声?”

阅读 ()
投诉